Search

gwaazi

希望透過對社會現象的深入分析,引起港人對港事的關心。專頁內容涵蓋政治,社會,歷史,選舉學等多個範疇,並會援引古今中外例子,讓大家更具國際視野。

武俠的本土意義

201003181220045e4

近年,「本土派」在一些人眼中成了激進、衝動及港獨的代名詞;不斷被保皇黨醜化及抹黑。但另一方面,卻連民建聯都說要構建他們的本土論述。一時之間,本土一詞及對本土派在政治光譜上的認識莫衷一是;這固然是本土派究竟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使然。但本文則會嘗試以另一角度切入,置焦點於「武俠」對現時香港的本土派政治及實際環境之中作闡述。

「武」

 

在雨傘革命後期,開始有人組織了「勇武派」,宣揚以武制暴的理念,試圖抗衡及挑戰和理非非的信仰。成效如何,相信大家心裡有數。不過,其所代表的武似乎慢慢地滲入了本土及社運當中。

不少人談勇武,必然把他們與衝擊、激進及任意莽為等扯上關係。然而,「俠以武犯禁」其實是具有相當的時代背景的。<<韓非子>>中關於古代之俠的一些特徵例如目無法紀、聚眾藏奸、好武揚名及擅長暗殺等都是統治階級及當時法家所追求的律治(易中天語)不容的。對於統治者而言,具有武力殺傷性的武俠是危險的;而對國家制度而言,具有挑戰權威精神的武俠也是危險的。

儒道兩家談俠

儒家說"可殺不可辱",孟子也認為真正的大丈夫應該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說明他們都看重剛毅勇敢的品行。而且<<禮記>>中亦有"言必先信,行必中正"的記載,進一步確認儒家溫文爾雅、從容不迫、堅持個人原則等的處世態度。這些都代表著春秋戰國時候俠的一些具體表現。

不過,儒家都主張"仁政",講究"攻心,化性"及三綱五常等而輕視"怪、力、亂、神",從行動層面壓制了俠的活動。而且,俠的行為一過頭,就會容易造成不符合"忠、孝、節、義"等行為規範的情況出現,並可能違反了"中庸之道"。這說明了漢代以後儒家成為中國傳統封建社會的主流思想後,為什麼不能容忍犯上作亂的俠。

而道家卻否定社會制度上的約束,反對暴力,崇尚對自然世界的享受,以脫離現實社會為樂,這則與俠不受世俗與禮教約束,敢於對抗統治者壓迫的追求上有分別。

墨家談俠

 

相對地,諸子百家當中墨家的思想對俠的行為影響最大。墨子主張賴其力者生,為天下除害並實行抱負。這種不怕死,敢於犧牲的精神,與俠的剛猛無畏作風吻合。而且,墨子具有與儒道兩家不同的治國思維;儒道從統治階層的統治性出發,而墨子的弟子大多出身下層庶民,與俠一樣代表著平民百姓的利益。另外,墨與俠都有強烈的正義感,都樂於助人,都講究忠誠及信義。

可是,墨子同時認為要把主持正義的權力交與"天"和"鬼神",又提倡"非攻"反對用武力解決問題。古代的俠卻同時具有相當的個人英雄主義,任性隨意,追求無拘無束生活的嚮往,與做苦行僧的墨家子弟的生活觀南轅北轍。

武俠的本土組成

 

對於要對抗一個壓迫百姓的政府,俠首先要具有適當武力成份。當然,具有多少武力,是否會發展成為暴力是值得注意的。要強調一點的是,武的使用必需適可而止,堅持過猶不及的理念。一個以暴力運作的政府結合強大輿論攻勢的社會是對俠的存在的一個最強烈否定。俠的反社會因子、抗爭模式的提昇及愛抱打不平的精神是現實國家機器大肆侵擾公民社會下的必然產物。反政府或國家權威的俠精神能同時凝聚更多懷有相同目標的有志之士並能壯大命運共同體的共生意識。

敢於創新及做常人不敢做的事情是俠爭取別人認同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俠要取得平民的廣泛認同,抗爭手法必需合理,反抗節奏亦要易於跟隨,但在行事及處理糾紛等方面可能需要恆常地跳出傳統框框思考。俠的信念要堅定,只做對的事,對於自己的許諾要義無反顧。而且,追求自由時亦要忠於自己,摒棄行為上的偏激,思想上的固執,大膽妄為的行徑及強烈的報復性思維。

香港的俠社會操作

 

然而現時香港的社會上,本土派所追求的「武」究竟具體上要去到一個什麼程度呢?他們又認為抗爭模式要如何提昇才能獲得當權者的重視呢?而他們的最終信念又是什麼呢?

一般來說,俠都是獨來獨往的。只有追求個人名利,希望爭取江湖地位的俠才會互相攻伐及仇視。然而,這些人終究會被歷史及時人唾棄。只有真正具有膽色、卓見與智慧的俠才能領導本土派的未來方向。

筆者認為,俠其實是半社會動物,因其同時具社會性及反社會性的邏輯。要以俠之名及行為操作香港社會,長遠上是不可行的。但如要挾俠之名以令諸侯,在亂世當中救萬民於水深火熱的則歸於一個字,義,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圖片來源:輔仁網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Advertisements
Featured post

未有選舉專制,先有選舉霸權

bkn-20150320141519968-0320_00822_001_01b

今年區議會選戰前頻頻出現所謂撞區、𠝹票傳聞(傘兵對泛民及據報的保皇陣營內訌均有)。近日此風有升溫之勢,姑勿論這是否只是一場口舌及意氣之爭,細心理解一下泛民(尤其是民主黨)提出的理據,其實都足以令大家大開眼界。

泛民的團結空想

究竟,什麼是泛民協調呢?筆者在【協調才是民主絕路】一文中提出的看法,就是這只是一場交易。事實上,究竟什麼人可以參與協調、什麼情況下需要協調及如何參與協調等等從來都只有主辦方說的算,外人無權干涉。但協調後的失敗者就算得到了資源,得到了承諾;骨子裡始終也會不甘心,那又該如何處理呢?美國總統選舉前的黨內初選,失敗者也要全力協助勝方出選。一是為黨的利益出發,二是為自己(不少情況失敗者是有機會出任副總統或是閣員的人選)。

回顧香港,這種情況似乎並不可行。泛民協調的雙方來自各黨各派,對追求民主的態度、爭取民主的行動綱領甚或對待所謂激進派的看法也不盡相同。雙方的價值及理念當中有多少相近則留待看官自己分辨。泛民只是一個選舉聯盟,非政治結盟。君不見大埔新富選區補選,泛民各派人馬幾乎全部出動來撐場。而且,泛民給大家一個十分團結的印象,也只是因為要在立法會上能有議案否決權使然,是偶然多於必然。

只顧利益,死守地盤

民主黨絕對比傘兵更有資源、經驗及號召力;但卻竟然要求大家以大局為重,還要傘兵跟他們協調。大局是什麼?民主黨的大局是以泛民的政治勢力為考量,但傘兵的大局則是以香港人的民主前景來作考慮。而且,筆者絕對相信民主黨比傘兵擁有更多黨員;那麼,為甚麼他們在近屆區議會參選人數不斷下跌?得票也在下跌呢?為什麼他們又不去一些保皇黨連任數屆的區參選呢?非不能也還是非不為也呢?

固然,你可以說要先鞏固地盤才進攻。不錯,但也只對了一半。民主黨開口普世價值,埋口國際標準。請先用腦想一想,三十年前區議會選舉哪一區不是當年的民主派派人參選開創的局面?敢問一句,三十年後,你們就只懂得死守地盤?久守必失、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些大道理筆者該不用解釋吧。而且,難道有民主黨區議員的當區居民就配有民主,其他沒有民主黨區議員的選區居民就只能對你們望穿秋水?

初選與小圈子

假設傘兵會參與初選,筆者也絕對相信初選後如果民主黨獲得選舉權,傘兵的支持者並不一定會全數轉而支持民主黨,反之亦然。單議席單票制是要揀選一個最能代表自己的代議士;所以,在一個選區,理論上越多不同政治光譜的參選人才越能體現民主。而且,保皇黨的支持者會在此初選投票嗎?(筆者相信會有保皇黨支持者在投票,但畢竟無論如何都會有泛民或傘兵代表出選,投票與否其實沒有太大關係。)保皇黨支持者如果兩個候選人都不支持,那麼這選舉對他們有意義嗎?雖然泛民歡迎保皇黨人士投票,但其初衷其實在決定哪一個人參選,而不是爭取更多人支持民主。

人大框架決定了香港特首選舉的候選人上限;為什麼民主黨要求其他有意參選人要參與協調反而就人人讚好呢?筆者百思不得其解。客觀上跟人大框架都一樣,是限制了參選人的數量。這不是行民主倒車嗎?

𠝹票

有人提出傘兵是來𠝹票的,是偽建制。傘兵是不是偽建制實為一羅生門。但筆者想反問,民主黨上屆區議會不少選區都不只有一個對手。那麼你們有說人民力量是偽建制嗎?你們會說那些真正獨立無黨派的候選人是偽建制嗎?

無疑,一區的選票就那麼多。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到底誰𠝹了誰的票。難道傘兵就連一個保皇黨的支持者都動搖不了嗎?你們的票就真的不如保皇黨那麼鐵嗎?觀乎 Facebook 那麼多人幫你們護航,似乎你們都有不少死忠支持者。

有人說民主黨的參選人有機會贏的,不應該來𠝹票。這招很熟,原來是民主派的立法會選舉告急牌的另一個延伸。那麼,你們敢承諾如果攻不下議席該當如何受罰嗎?

民主黨請繼續,香港人已經認清了你們;不只把香港賣了,還在建立選舉霸權。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Featured post

區選現象剖析

bkn-20150320141519968-0320_00822_001_01b

 

區選過後,高投票率不再有利泛民陣營、保皇黨未能代梁特趕走泛民及傘兵抬頭等立論多不勝數。筆者認為尚可嘗試以其他角度作分析及演繹,因此本文會集中談談今屆區議會選舉中的幾個現象。

 

政治民生扣連?

 

今屆區選,保皇黨及中共黨報藉提醒選民誰是「非法佔中」支持者以企圖動員選民投票;但另一邊廂,又大肆宣傳區議會乃諮詢組織,呼籲選民應留意候選人的地區政績而不是政治立場;當區選為一套選班長的邏輯,既要他乖,也要他有做實事的形象。

 

泛民就似乎受雨傘革命影響,難道他們開始同意他們去年曾參與「非法佔中」嗎?不過無論泛民及「傘兵」,似乎都標榜自己是地區工作的深耕者,套用保皇的邏輯去催票。這種著重民生議題的策略是一面,另一面則是利用打擊水貨客及保皇黨否決特權法查鉛水等的相對政治化議題。北區的選民正正就是用選票給這些關心居民生存空間的候選人一種肯定。故此,無論泛民,保皇都在今屆區選某程度上採用政治民生議題並用的策略。

 

素人的定位

 

就經驗而言,今年確是產生了不少素人的。他們不懂得選舉策略,不熟悉選舉條例,沒有熟練的宣傳技巧;有的是一顆赤子之心,真正願意聆聽居民意見,嘗試組織社區網絡,促進公民參與,使更多人從關心社區出發,從而更關心宏觀規劃問題。

 

從社運開始,到走進建制,再到初試啼聲後被政府高調行政吸納;一路走來,去到了交叉點。更進一步踏入建制,是否代表作出相應的妥協呢?如果不予政府正面回應又是否會被打壓成社運派及激進派等呢?從政,就要知道自己定位,不然,被人牽著鼻子走是非常危險的。

 

選區社區之別

 

請容許筆者指出「選區」是個相當功利的觀念;如何將選區變成自己的票倉,到選舉時動員選民網絡其實是項非常政治任務。如果完全沒有派發選民福利,只講政策理念,似乎不是套可行策略。

 

不過,今年有些候選人研究怎樣才能打破舊式思維。「社區」的引入,公民參與等都直接與社區而並非選區有關。在擬定政綱,規劃的同時,居民,相鄰選區的區議員或社區幹事都可以參與,使由下而上的理念推廣更進一步,同時解決選票與資源掛勾的恆久病態。

 

同時,這亦是一種有別於「市區民主運動」發展的方向。在香港,鄉郊地方幅員廣闊,每名選民之間的平均距離比市區選區更遠,嘗試「服務社區」的概念當然比「服務選區」更有效。而且,基於鄉郊地方近年多次被規劃,如有在當區服務而又對環境及保育等議題熟悉的社區工作者能於政府諮詢公眾時提供協助,長遠對政府施政及加強與市民的良性互動有積極作用。

 

遊戲背後

 

從徐子見能斬根的情況我們或許以為保皇黨已成強弩之末。不過對比2011及今年區選兩派陣營的總得票,事實似乎並非如此。今年多了超過26萬選票,泛民主派增加了12萬票,但保皇派卻增加了14萬票。

 

而且,在一些有各紀律部隊宿舍的選區,更出現保皇黨得票大增千多票的情況。需知道選民登記後還要在投票日去投票才能增加有效選票。那麼,保皇黨的選民登記辦法及催票方式真能那麼鉅細無遺嗎?

 

另外一些選區,保皇黨的候選人能清楚知道哪個街坊投票了沒有。去到關鍵時刻就能打電話邀請他們去投票站一趟甚至出動私人交通工具接載。這些遊戲背後由選民登記,動員及更精準的催票策略的戲法是否能給其他候選人一些啟示呢?

 

點線面的拓展

 

筆者認為在下屆區議會選舉,反保皇黨的陣營應擬定點、線、面的方案,研究如何以線對點、面包圍線的策略,當然以點敵線是必敗無疑的;但從田忌賽馬的故事中,加上一些數據上的分析,對比人口與選民的比例等,可能會發現某些選區一些不為人知的端倪。

 

圖片來源:網上截圖

 

強姦悖論

曾經有位朋友問了我以下問題:假設你是一名警察,看見上司正在強姦一名女子,而又假設你能阻止他的唯一方法是用槍把上司射殺。那麼你會怎麼做呢?會對之視而不見還是出手阻止呢?

Img380800354

先旨聲明,筆者並非專攻於道德學、邏輯學或社會學等,以下前半部份的討論只是個人常識方面的理解。請各看倌切勿糾纏於字眼層面的表達。

不嚴謹學術分析

 

事件上的主角,你,是一名警察。作為紀律部隊是否有/應有強烈的服從性呢?如果看見上司正在強姦一名女子,究竟是道德立場重要還是服從權威更重要呢?當然你可以質疑服從權威與坐視不理之間有本質上的區別,不過筆者認為坐視不理是服從權威下的一個產物。

而從道德檢視上而言,你的考量會是殺人以救人在此情況下是否比強姦更(不)道德,更(不)應該制止?用武力來制止其他人向他人施暴是否合乎道德?在此情況下用槍的武力是否具合理性?如果能成為成功說服你的理據的話,那麼你的行為都可以算是足夠理性的。

當然,還有其他對此情況的不同學術上的延伸參考。例如如果繼續容忍上司的暴行,是否會造成此犯罪行為的蔓延呢?又是否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或恐慌呢?法律判定方面,在不是自衛殺人又有明顯殺人動機的情況下會被判殺人罪嗎?在考慮是否開槍之前可能同時需要考慮自己國家的司法情況

在一些伊斯蘭教國家,當然更可能傾向坐視不理。而且,這個問題是否會引起哲學的討論,研究不同文化、價值觀等可能如何影響一個人的決定。心理學及犯罪學則可能會集中分析個人的這些行為背後是如何成形,是因環境還是潛意識使然。

事實上,選項及事件本身可從不同角度上解讀。筆者並無意在此決定及討論那家學術理論更具權威性,也不想再繼續糾結在學術層面的討論當中,或許容我在此提出一些個人看法。

直覺選擇被不應過度批判

不同人於面對充滿衝突矛盾的抉擇時,最直覺的判斷計算往往是潛意識引導的。但這些直覺、潛意識的表達又會受一個人的人生態度及生活經驗凝鍊而影響。換句話說,個人行為會受心理、對當時社會的司法制度認識、宗教信仰、價值觀、社會文化甚至形而上的認知影響。不同人在同一情況下是否會作出同一的行為則在於個人在矛盾衝突發生之際認為哪樣的行為模式或選擇最能解釋自我角度或為大眾主流所接受。故此,人因為同時有理性及感性面向,對一件事的如何看待、解讀及因之而有的行為會同時受社會上的意見及聲音所影響。

雨傘革命快將一週年之際,很多人仍自我陶醉在當日的熱情當中,反而變得矯情;他們似乎都沒發現拘泥於不同人的看法對整件事(革命好運動也好)根本毫無意義。另一些人則停留在誰人更應負上失敗責任及檢討功過的過程之中,亦同樣顯得滯後。盧斯達今日於香港大學主辦的雨傘革命一週年回顧及前瞻論壇中發言時表示不希望有雨傘革命第二及第三年的回顧,否則只會變成六四,或許大家都可以此互相警惕。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圖片來源:搜狐網

素人政治的落幕?

dce6f3f2-fbfa-4426-9e1d-6c6b47dc1e5c

筆者今年四月以「從外國政治素人例子看香港」為題(http://goo.gl/7DjYMd),探討外國政治素人的成功例子可以給香港甚麼啟示?半年過去,無論日本的橋下徹或台灣的柯文哲在他們政治生涯的路上都受到市民不同程度的攻擊,其執政能力都遭到質疑,那麼他們的失敗又是否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政治立場的飄移

 

有別於現有執政黨或在野黨,這些政治素人的立場未必能夠始終如一,有時甚至可能出現言論前後矛盾的情況。在公開的場合如訪問或電視辯論中與有政黨背景人士同場較技下定會相形見拙。究其原因,如果政治素人只以鮮明或專業的形象去挑戰現任議員,而沒有相應的政治論述,那麼選民為什麼還要支持他們呢?畢竟他們並非出生於黨內選舉,也未必有足夠的社區服務經驗,所以他們最需要學習的是對於當時政治形勢的判斷及地區議題的了解,塑造一個統一完整的意識形態是成就自己政治前途的關鍵。

今年歐洲各國政治生態均有極左及極右勢力的出現,素人必要處理的是其在政治光譜上的定位,如果只因為考慮能否當選而把自己定位在中間偏左或偏右路線,難免會受到極左或極右派的攻訐。還有,政黨始終有經驗能對政局作長遠分析,路線上調整的功力及前瞻性定必比素人佳。

如台灣的時代力量般的第三勢力,究竟是代表著左右逢源,還是孤身走我路呢?而素人在選舉後無論當選與否,是否會向其中一派系的政治聯盟靠攏都值得選民留意。政治是一門妥協的藝術,一些學運領袖在社運當中的角色是很立場鮮明的反對派,在當選後是否仍能堅持自己,不向當權者低頭呢?

魅力VS 組織力

大多數我們看見的素人都有出眾的魅力,但隨著傳媒的日夜追訪,久而久之,他們予人的新鮮感會慢慢下降。而且,如果作為在國家行政機構有席次的素人議員,人們更看重的始終是他們的立場而非外在的身材樣貌、言辭技巧或感染力等。

如何將個人魅力轉化成為組織力呢?如果一個素人僥倖能當上一市之長,在籌措自己行政班子的時候吸引力可能來自於個人魅力而非工作能力。如是者,政府的行動力、決策力、領導力及組織力上如何結合及維持將會備受考驗,要從素人走到政治當然需要對權力分割、制衡及管理概念有認知。

如果一個素人要參與選舉,當中的行動力則在於如何宣傳自己的政治哲學,到達每一個潛在的選民當中。政黨在這些方面毫無疑問比素人更優勝,也就更能事半功倍。素人沒有政績,純粹靠勤力,還可以靠什麼呢?空有魅力,沒有足夠的行動力及組織力支撐,即使民調居首,選舉時選民也可能棄車保帥,只要選民對現任議員或政黨仍有一絲眷念的話。(這涉及選民文化及選舉的具體操作,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一些論者就剛過去的新加坡大選發表的評論文章)

公關與傳媒輿論

基於素人未必具備相關的政治知識又可能不善辭令,背後的公關團隊攸關重要。在素人說錯話之後團隊如何打圓場還是道歉、對於對手的抹黑攻擊指責如何避重就輕、掌握輿論同時奪取主動權及何時何地如何發動攻勢爭取曝光呢?一個專業的公關團隊能在千鈞一髮瞬間作出最恰當的決定。筆者在四月的文章就曾經說「敢言,言辭尖銳等絕對是把雙面刃,說錯話就當勇敢認錯」,如果連認錯的勇氣都沒有,還能繼續面對選民嗎?還能給選民希望嗎?

在香港的政治格局裡,保皇黨有中共及親中報章撐腰,泛民也有他們的宣傳喉舌。如要參選明年立法會的本土派,他們要懂得的是如何取得媒體上的話語權,如何製造輿論,如何控制輿論導向。當然,沒有自己設立的媒體機構是不可能的。筆者認為,網台或手機應用程式可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效率VS利益集團

針對地區或議會行政的失衡,素人與新人一樣,爭取要為大家解決這些問題,旨在提高行政效率及減少資源的浪費。然而,無論解決問題的綱領、實際的政策措施甚至公平公義的大原則往往都直接削弱當權者的利益,利益受損的人士往往可以利用媒體、行政措施或者社會動員來對抗素人提出的政治衝擊。

商鞅在秦孝公在位時大舉改革社會制度,就是因為其政策傷害既得利益者的權利,在秦孝公死後遭到舊貴族勢力的報復而被殺身亡。故此,要提出大刀闊斧的改革建議,也得適當地尊重既得利益者集團,不應輕易提出一刀切的政令。過程當中必會涉及談判,素人背後所代表的民意就是最重要的議價力。

素人是英雄?

素人政治顯示出的是對當前政治體制的不信任。因此,其政治論述需配以理念及政見並與相對應的選民基礎配合。以香港為例,區議會選舉相對地比立法會選舉更「在地」;換言之,考慮於明年出選立法會的本土派在其本土論述上需要預先設計具吸引力的口號,務實的政策倡議才能提高勝算。

素人政治,無論是以外來者姿態介入政治,還是在政治體系下充當素人,都必需兩者相輔相成。素人不是沒有社會經驗的,但如何在時代洪流下突出自己並活化政治系統以促成改革步伐呢?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就在於英雄與時勢如何配合。

圖片來源:台灣民報網(圖為洪慈庸,將代表時代力量參選台中市第3選舉區立法委員,挑戰現任國民黨立委楊瓊瓔)

本土派進入議會,然後呢?

P201304240590_photo_1051460

區議會選舉臨近,今年應會多了一批打著「本土」旗號的年青人參選,成敗難料。不過更多本土派則展望明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若然真能拿下議席進入議會,那麼本土派又應該做什麼呢?

去年雨傘革命開始,不少人認為應該放棄選舉。當然,現時本土派在立法會甚至區議會連一席都沒有,進入議會是需要漫漫長路的。不過,能進入議會就能增加曝光率,所以現在其實是個絕佳時機思考為什麼要進入議會及需要做什麼。

筆者認為本土派可以開始嘗試思考並計劃將來如何在立法會提出以下方面的法案:

檔案法的訂立:這是推動本土思潮必要做的事,在民間建構正確的歷史觀實為治標不治本。政府仍能壟斷何時及如何開放檔案的權利。姑勿論香港將來的政體或民主前途如何,訂立檔案法是一個政府負責任的行為,同時使政府管治受到制衡。

政黨法的制定:行政長官管治香港之所以持續弱勢,除因其認受性長期被質疑外,也因其缺乏自己的管治班底。三司十幾局往往是行政長官成功當選後才「埋班」的,就算是問責局長,對市民又會負上多大的責呢?沒有自己的內閣,加上在立法會沒有黨友支持這先天劣勢,是不少學者都認為要開放討論政黨政治的前提。

資源及審批的監察:在區議會好,在立法會也好,政府資源如何運用往往一早已有共識。以往因泛民擁少數票,對資源運用較被動,往往這能作監察角色。如本土派進入議會後,由泛民獨掌輿論道德高地之局面將可打破。此改變的最大輸家其實是泛民,因為未能爭取輿論下他們就不能以香港人名義打悲情牌。

英文的定位:近年出現的殘體字普通話入侵現象,促成文化及教育界反思使用正體字廣東話的好處。不過,解決此問題外,其實關於英文定位問題也需要處理。眾多研究指出港人英文水平下降,長遠會影響香港經濟;但究竟在普通話越來越強勢入侵下,英文極可能會淪為第三語言情況下,各界可以如何著手解決此問題呢?要知道學習語言的黃金時間一過不下更大努力是很難追上水平的。

港中區隔的實行:實際做法是什麼呢?除了喊出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外還有什麼呢?金融市場、房地產、水源、食品安全及醫療事業等方面如何區分香港人與中國人的使用權利呢?

二十三條及網絡保安等條例的研究:將來的本土派議員,少不了曾參與過雨傘革命。在保皇黨大肆抹黑所有集會示威之際,本土派更應團結一致,共同討論及檢視關於二十三條、集會、示威、遊行的條文,避免公民權利被中共進一步蠶食。

必需承認,在未有足夠本土派進入議會之前,根本不可能推動以上任何法案或改變現況,在此情況下需與議會其他勢力有溝通及共識。同時本土派需在議會外抗爭及推動香港人的本土思潮,內外夾擊下才能成功。

圖片來源:政府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兩種香港主義與香港本土未來展望

hk

一談及「香港主義」,彷彿就會落入港獨及與中共對立的領域;在現今香港的閱讀世界似乎瀰漫著一股「標題黨」的風氣底下,觸碰這塊燙手山芋本來就是不智的,但相比起那些只認旗號,不看論述的普遍香港人,究竟是誰更不智,還是沒有誰比誰更不智呢?

左右翼乃源自冷戰時期的思維及策略,以圍堵、對立、相互否定為基礎,在香港這個高度現代化的社會本該不存在,但又因近來香港政治界始終未能找到更好的代名詞,故仍以左右翼稱之。另外,左右在一般常識理解是對立的,但若放在香港政治論述的前題下其實又未必完全對立,重點在於如何釐清雙方的利益、立場及行動模式等。

本土?右翼?

 

本文中所說的本土派,泛指包括獨立、建國、城邦、自決或歸英論述的泛本土派。本土派的香港主義共通點,在於置香港利益為主、以香港為主體、以香港人為本,要求貫徹香港人治港。其主張由此出發,檢視自由行及其對民生的影響、民主進程及福利政策制度安排需符合及保障香港人的利益。大眾如只執著於本土派激進的反水貨客驅蝗行動及人口政策的倡議而說他們是右派其實有欠公允。

因為,依筆者所見,一些本土派的經濟政策往往與經濟左派接近,重視政策的分配結果。提出公平口號的很顯然相對地是一種左派的思維,最低限度希望在政府資源(再)分配上要向左靠攏。由此可見,香港的本土派並不全然或一定就是右派;而且,很多國家都陸續出現不左不右立場的政黨(當然這可能與選票有關)。

各本土派對待中國的態度則略有不同,但起碼都要求有適度的港中區隔。獨立及建國派似乎主張與中國完全割裂建立完整主權國家;城邦則認為要與中國、台灣及澳門組成華夏邦聯;自決立場其實不太確定(嚴格上經自決後可以包含歸中);歸英可以是種過渡(或結果,如是結果的話則可能屬次主權)。易言之,從國際層面上看,獨立、建國、建立城邦後主權與中國平等,歸英及自決則不確定。而且,絕大部份本土派會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共"而非中國,變相不承認中國的合法地位。

左翼、社運、左膠

 

近來屢有學者論者們開始拆解香港左膠如何成形,往往由數年前的社會運動入手,大抵的邏輯是左翼思想加社會運動和大中華主義。因此,與本土派最大分歧就在對待中國的態度立場問題。

左翼說得最多的是普世價值,在中國新移民政策上抱持開放包容態度,認為香港乃國際城市,理應重視這些新加入人口會對香港造成的貢獻。然而,普遍本土派的觀點認為沒有現在活在香港這塊土地上的香港人努力,香港不可能有現在的國際地位及經濟成就,香港政府應該在移民政策上具主動權,對申請來港人士作審查,才能保障本地市民的利益。左翼人士在對中國的態度上則認為中國會最終走向民主,就算不走向民主也會出現民主化的進程,用<<香港革新論>>的語言就是說他們沿襲了以往民主回歸派的一種開明中國的假設,但在831框架下被徹底壓碎。

在一些關於中國或中共的議題上本土派與左翼存在著嚴重分歧,包括移民、六四及反水貨等;這是因為左翼的邏輯裡中國是主體,香港只在特定時空及場域出現的。民主自由等的理念作為普世價值,要爭取也要為中國內地同胞爭取,就是出於這種邏輯。其他諸如籌款至上、謬論偏執及解散社運等的行為在此按下不表。

不過在筆者看來,左翼其實同時實踐著另一種香港主義。如果說本土派論述的重點是香港利益,那麼左翼取用的就是香港的價值觀。左翼認為香港乃文明的國際城市,具西方遺留下來的公民價值觀。只要一個人活在香港,就理應認同這種「香港主義」的公民價值觀,相信他們都同時具有政治權利、經濟權利及公民權利。當然,他們忽略的一點是如何理順進入香港的中國籍人士為什麼就能短時間內同時享有以上三種權利。

對外來者而言,這絕對是一種香港觀;認為香港人都普遍大愛,支持中國人繼續移民香港。實質這是一種狹隘的香港觀,只是活在中國威權主義下的香港觀,長遠會加深西方國家對香港的誤解,降低香港在營商環境、金融投資及旅遊業上的吸引力。

筆者認為兩派的理念會導致雙方最終走向越走越遠,在中國對港的經濟操控、政治滲透、思想箝制及人口溝淡越益加強之時,要維持現時的狀態頗具難度。而且,兩派的最大分野在於一派任由中國干預,一派則揚言奮力抵抗中國侵略,似乎不斷指向同一個永恆的課題。那麼該如何拆解呢?本土派除了在香港議會、街頭及社會抗爭外,還有出路嗎?

本土應向世界出發?

筆者認為,本土派除了要捍衛本土、勇武抗爭及保衛我城之外,還應該有種「以香港為中心」的戰略。筆者在此歸納幾個方向供參考:

削弱中共治港合法性

不少本土派開始嘗試以削弱中共合法性為基礎,翻查文獻,還原歷史真相,呈現予香港人及外國人明白中國曾經如何對待香港。在第一次香港前途問題上、在基本法起草方面及對香港民主的阻擾上如何插手。以正確歷史觀切入,補以地緣政治理論、國際關係學及社會學等方面入手建立論述。這方面應盡快實行並從就學兒童入手,以提高香港人的主體意識。

謀劃香港前途

把香港未來的發展納入論述藍圖,尋求香港將來在東亞及全球的經濟及文化定位,與各國抗衡日益嚴重的中國威脅論。在經濟上取得成就,則中國能依靠香港生存之心必死,屆時就會更進一步放棄香港。中國完全放棄香港則左翼無立足之地,本土派可以此統合。

建立香港外交優勢

 

香港本身具國際地位,不論本土派或左翼都會認同。如何延續香港歷史上曾有的優勢呢?以香港足球為例,香港乃亞洲足球聯合會創會成員,如果在現時香港足球運動熱情未退卻之際積極進行足球外交會否是一個出路呢?

認識政治、提倡公民參與

明年及2017年香港將進行立法會及特首選舉,應以此加強香港人對政治的認識及提倡公民參與,並繼續監察政府,以民間的各種力量抗衡政府的赤化。而且亦需要向外國取經,簡單如公民及民主理論,複雜如選舉制度及政府管治等香港人都需要更深的認識。

創新科技保港救港

 

隨著將來國安法的到來,中國在發動網絡戰爭及壓制網絡言論自由方面將更不遺餘力。香港創新科技的人才閒時應多參與保護香港網絡的行動,例如在網絡上堅持使用及推廣正體字(如維基百科其實充斥大量殘體字),及設計出一些具反竊聽等功用的應用程式供香港人使用。而在網絡保安方面亦可能需要聯合一些國家級的專家聯手合作;當然,亦應提高香港人的資訊保安安全認識水平及培養他們對創新及資訊科技的興趣,有大批對資訊科技有濃厚興趣的年青人自然能吸引更多外國科技公司來香港投資。

以上所述均為一些方向性的參考及總結,亦並非筆者首創,筆者在此僅作一些歸納及說明。最後筆者認為,認為自己是本土派的青年人求職時應以投考高級政府官員為目標,先在體制中進行抵抗。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圖片來源:明報評台網頁

谷阿莫現象

640_2131bb6e8c3e4fead413663c7d612966

誰是谷阿莫?在社交網絡的谷阿莫專頁或頻道,憑「X分鐘看完電影XXXX」走紅的那個台灣腔創作男生就是他。固然他有特別的講故事技巧,講解生動又有高超剪接技術和加插一些爛Gag,他又不會評論故事背後的含意或導演拍攝的用意。與影評不同,他像一個簡化版的說書人。他還希望大家看完他的視頻後再去看電影,這是值得尊重的。或許谷阿莫(Amo Good)還未有成為一個現象需要人人都知道並參與討論,而筆者也不是以電影為生的,但想在此跟大家談一談他那些視頻背後帶來的一些社會問題。

追捧的背後 電影的堅持

早前法國有餐廳廚師抵制顧客拍攝食物照片後上載至社交網絡,認為此舉令將來的顧客失去上菜時的驚喜,並令其他人容易抄襲菜式擺設,這其實與電影相通。電影的起承轉合都由具經驗人士操刀,在內容鋪排、人物出現次序及配樂等方面上力求完美,使觀眾能有官能上的享受或刺激;就算一齣劇情電影亦述說著一個簡單易明的道理。

看完他的哈利波特全集只需9分鐘,那可是作者嘔心瀝血之作。電影製作拍攝經年,只用9分鐘說的只是劇情,卻道不出這班創作者的堅持。就如拍攝<<狼圖騰>>的法國導演及團隊們馴狼三年,實拍一年,一分鐘的戲就用了六個月做前期準備,十八個月後期製作及六星期完成拍攝。這些在電影中能夠更細膩地表達出來,說書人可以嗎?

本末倒置的追求

都市人太忙碌了,為了要在朋友間有話題看谷阿莫的視頻容易造成依賴,並會錯誤認為電影只是故事而非藝術。或許你會認為對待爛片應該如此,但卻間接扼殺了電影的生存空間。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客觀上對電影公司收入的打擊與你下載非法電影沒有分別。而且沒有觀眾對爛片的批評,電影人是不能與時並進的;但觀看谷阿莫後沒有看原電影的人不能把批評反映給電影人,對他們又公平嗎?

筆者不反對把谷阿莫歸類為創作人,但擔心的是一種本末倒置的文化及追求。為了知道結局看谷阿莫卻因為知道了結局而不看電影,最後電影人會不再醉心創作新穎的結局。這種殺雞取卵式的後果對觀眾往往得不償失。試想想,一齣你辛苦拍攝的電影最後只換來這種冷待,你還會有心情繼續創作嗎?

標籤效應與打手

谷阿莫的手法或許只適合某類電影,但可能會令此類電影都被貼上了「谷阿默標籤」,凡他上載視頻的電影都一律看或不看。看與不看本應屬個人選擇,但為什麼一個人能夠影響那麼多人的個人決定呢?你可以說筆者葡萄,說你不屑看電影預告片;但久而久之,你對電影或某齣電影的興趣或認識變得與谷阿莫一樣,宏觀點看,這叫單一。

而且,你不能排除將來會有以「谷阿莫式手法」途徑的網絡打手以此製造大量宣傳片或反宣傳片。如果你本身沒有對電影或某齣電影的興趣,其時你將會如何自處呢?你可以不同意電影製作公司那過於硬銷的宣傳手法,你可以質疑他們把最精彩的鏡頭剪輯成預告片吸引人入場;那是商業運作,無可厚非。但筆者認為,看預告片、谷阿莫的視頻和電影三者是有分別的,你斷不會說看完預告片就等於看過那電影吧。

文化需要時間沉澱

今年五月,台灣新北市文化局曾想邀請作家楊照與谷阿莫合作,推出「5分鐘看完一本經典小說」的影片而遭閉門羹。楊照認為文化局空掛文化頭銜,事實上此舉媚俗反智及在摧殘文化。筆者對此頗有同感。我們記得周星馳電影中的橋段;當中的對白及無厘頭的劇情往往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是因為大家都看過。但如果沒有了電影,這些文化又會如何的被承傳下來呢?「要知道往哪裡來,才知道要往哪裡去」,沒有了上一代人的努力將經典保存下來,下一代人怎樣才能成為真真的電影人呢?

小說與電影,經過反覆閱讀細味,越能體會當中意義,越有收穫。經典電影如是,流行電影亦如是。筆者相信電影背後往往訴說著一個道理,對人生,事情的看法會有衝擊。而且,如書本一樣,不同時候閱讀會因不同的個人遭遇而有不同感受,在速食文化之下就很難理解這種收穫。

很可惜,經典之所以被奉為經典是因為消閒娛樂太多,看書的人太少,令經典似乎越來越離地,在兩種極端中如何取捨呢?文化創作人、公關公司、文化機構及個人都可以參與「經典在地運動」,令經典在象牙塔中被釋放出來,才能把經典延續,把文化承傳下去。

嘲笑

楊照在社交網絡表示谷阿莫的價值在於「內在的一份嘲弄,嘲笑那些花時間看電影的人」,筆者想到在香港的一個例子是補習。學習答題技巧還好,但那種推測試題就是筆者最不齒的,求學不是求分數,是求知識;不是求聰明,是求理解。如此形式的補習是對教育及其制度的一種嘲笑。

有網民指谷阿莫的創作使災難片都變喜劇,這其實是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你可以說我先入為主地認為如<<鐵達尼號>>這些電影應該純粹只是悲壯的愛情片,這個對的。但你為甚麼認為谷阿莫的解說就是電影故事的主線,就是導演想表達的意思呢?每個人的看法肯定不同,但只聽信一家之言往往顯得有點不完整。

別使社會繼續無知下去

行筆至此,希望諸君明白筆者並非要批判谷阿莫,而是對以「最短時間」達成「最大效果」的發展模式的思考。對事物的單一理解、對行業的諷刺、對文化的不追求及對手法的過度認同,會令大眾陷入無知的境地。

而且,沒有真真正正看過電影的跟隨別人人云亦云的這些人,繼而對著某某電影指指點點及大加鞭伐,反映出社會的不理性與偏頗,就如那些標題黨一樣,這是非常危險的。當一群人能夠理順自己的無知理據變得越來越固執,最終導致的是社會更大的無知,這更是應該警惕的。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協調才是民主絕路

15172768886_3a1baa1f90_z

今年區議會選舉臨近,不同選區的有意參選人開始亮相,區選形勢也逐漸明朗化。不過,經過雨傘革命之後,青年想投身政治者眾,今年就不乏傘後青年組織(俗稱傘兵)表示積極考慮問鼎區議員寶座。據蘋果日報昨日報導(連結:http://goo.gl/CrJBAx),泛民可能與傘兵在多個選區硬撼,令保皇黨在鷸蚌相争下漁人得利。無疑,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下,如果多一個人於同區參選,票源勢必被分薄,勝出機會自然降低。然而,這難道就是民主黨要人讓路/犧牲的理據?

據報導,在431個區議會選區中可能有15區會出現泛民跟傘兵同場較技的局面,而民主黨為當中大戶(佔10區),也似乎對此最為焦急。2003年的七一人民批有3人出戰區議會,經過去年的大型社會運動總動員後,出戰青年人數激增屬意料中事;但「撞區」數目其實所佔比重只為區議會議席不足4%。再看那些選區現時形勢,全部的現任區議員均屬保皇陣營,換言之,民主黨根本就不是受害者;要投訴傘兵撞區?請先問民建聯。

協調從何談起?

報導也提及泛民似乎有派人向各傘兵遊說改出戰選區,而遭傘兵拒絕。這簡直是個笑話!大家有否聽聞傘兵自稱泛民?若不是泛民,又如何參與協調?若泛民要所有有意參選人都參與協調,又為什麼不要求與民建聯協調呢?民建聯參選的選區多達200個,為傘兵的10倍以上,豈不嚴重影響選情?

協調的原意應該是大家在服務社區之前就協調好的,而不是在選舉年才草草達成的協議。不同政黨根據自身資源、社區網絡、選舉策略及第二梯隊培訓等多個面向在眾多選區中作出取捨,最終達至各黨各派都滿意的安排。如果在選舉年才聯絡大家開會相討,不滿意的就叫人讓路,這叫尊重選民嗎?傘兵為爭取民主從政,為居民服務,民主黨竟然連這個最低層次的尊重都沒有。民主黨口喊爭取沒有篩選的真普選,那邊廂就在區議會選舉前夕幫選民做了一次參選人的篩選,活生生剝奪了參選人的權利。

很多傘兵參選人都是當區居民,就拿中西的堅摩選區為例,民建聯的陳學鋒及青年新政的周世傑均為當區居民,而民主黨的冼卓嵐則出身自南區的高登十八區計劃,並非當區居民;故此,陳學鋒及周世傑才有權要求民主黨的冼卓嵐不要撞區。

所謂協調,其實是種妥協或讓步。每個政黨都想得到自己想要的選區,在此情況下,有個別政黨犧牲實在所難免;而在協調過程中也總有些交易存在:譬如今屆甲黨出選,下屆則改由乙黨出選或共用資源等。可是,傘兵早已下定決心參選、又不想被代表或被騎劫,也沒有資源可以與泛民交易。因此,協調根本無從入手。

「民主」黨假民主

熟悉香港政情的朋友應該知道,民主黨一直以來都是香港政黨中經歷過最多合併分裂的。筆者無意在此細說歷史,但大家應該知道4月時新民主同盟就曾經指民主黨在協調後仍然公然破壞泛民協調機制,指其成員陳展浚曾在軍寶區進行地區工作。新民主同盟是民主黨分裂出來的,對曾經的黨友都能如此狠下毒手,試問對待寂寂無聞又毫不顯眼的傘兵態度能好到哪裡?更甚的是,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在其回應獨立媒體記者查詢時曾稱做地區工作不代表要參選區議會席位(連結:http://goo.gl/1BTGe7)。奇怪,傘兵還未正式宣佈參選,就急急要出手打壓,這是為什麼?而這樣一個沒有誠信的政黨,還旨意他們幫我們爭取民主?

傘兵希望將社區、青年及更代表市民的聲音帶入議會,同時推動社區民主。奈何民主黨似乎已經悄悄開動宣傳機器,一方面高調指罵傘兵撞區,另一方面又在網路上指傘兵參選削弱勝出機會,指他們為偽建制;這樣水平的抹黑跟保皇黨指2017未能普選特首是泛民責任同樣低劣。而不斷的打壓異己,這又是什麼居心?

2011年區議會選舉,選票也說明了一切;民主黨有數席因遭受人民力量狙擊而掉失。人民力量在那些選區沒有地區工作,但仍能夠有效降低民主黨於當區的選民支持,證明了市民十分不滿民主黨與中聯辦的密室談判及/或民主黨的地區工作表現欠佳。而在立法會選舉,民主黨的票源也已被公民黨、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等黨派逐漸攤薄。堂堂曾經的立法會第一大黨是否該好好檢討自己呢?市民一直深信功能組別有違民主,偏偏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中增加功能組別議席。他們又知不知道自己背棄選民呢?

民主黨要求別人不要撞區其實也只是避免自己進一步被孤立的說辭。但他們的說法是要以大局為重?大局就是要聽從民主黨指揮,任其發施號令嗎?選舉的大局在選民手中,大家來一場公平的比試;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選舉後更獲得選民支持的當然就更能代表社區。

結語

曾經有位前輩說,民主黨沒有跟選區簽合同。是的,沒有一個區與任何政黨有生死約,民主黨如是,傘兵也如是。大家有不同政綱,不同的政治理念,爭取民主方式也略有不同,然而,沒有一家才是絕對正統,更不可能恃著自己的字號老就恃老賣老,要後來者活在其陰影下。中國古代的朝代更替中,老百姓尚且相信有天命的變革;民主黨想基業千秋萬世?恐怕最後只會落得遺臭萬年。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