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真普選,可能是本世紀香港人或香港用過的最無奈的一句口號。

口號,原本應該是用來表達資訊的,但"我要真普選"卻不然,似乎只成為了一句口頭禪。打從雨傘革命開始,這句口號就在每個香港人腦中醞釀,口中迸發,但卻在空氣中變質,而仿佛這種變質,偏偏成為最無奈的代名詞。

我 - 我是誰?

筆者會叫自己做香港人,10年前,筆者到英國旅遊,青年旅舍的人問我是哪裡人?日本?台灣?都不是。我告訴他們我是香港人,他們反譏笑說香港不是回歸中國了嗎?所以是中國人吧?筆者要花費多少唇舌去告訴他們中國和香港的分別,文化,經濟,生活和習慣的不同。我還記得我告訴他們,香港是可以獨立的,現在想來,我希望我說對了。

最近筆者遺失身份證,去補領的時候在那表格上漏填了國籍一欄,豈料職員著我填上"中國",我沒有理會,填上了香港,可惜的是,身份證上是沒有註明國籍的(好似係)。

不解決身份認同的問題,香港永遠掙脫不了中國的魔爪。

要 - 需要?須要?

雨傘革命的時候,筆者跟友人討論過究竟我要真普選翻譯成英文應該是什麼?我們的理解是"I demand universal suffrage”,這裡的需要是一個很強烈的要求,但情況是否如此?我幾乎可以肯定不是大部分香港人都有這種很強烈的要求。

君不見泛民議員把胡亂變更立場當飯吃?君不見仍然有一類人支持"袋住先"?君不見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幾乎屆屆毫無寸進?君不見很多人被蛇齋餅糉牽著鼻子走而忽略議會或輕視選舉的真正政治目的?君不見政府提出的政改諮詢文件只有少數人參與,直到第二輪諮詢才恍然大悟?

普選是需要很高程度的公民參與,連這些少少的基本權益都不自己爭取的時候,教我如何相信你們真的很想要真普選?

真 - 真真假假

真與假,往往是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經典哲學問題。

真,什麼是真?要公民提名嗎?還要提名委員會嗎?什麼是普及平等?怎樣才能循序漸進?辯論上要有破有立,香港人到今仍爭論誰是正統的問題?還在爭論什麼呢?再不立就難免會破得不完整了。情況就像卡通片中,第一集代表正義的超人打敗了怪獸,但慶祝的時候卻不知道怪獸其實還未被完全消滅。好,大家等看下集吧。

現在不是在法庭自辯,請不要只破不立。

普 - 普及到什麼程度

在香港,18歲已經能夠投票,這在世界上可以算是先進的了。但問題在於18歲的學生,青年們要把票投給一個可能已經58歲的參選人,這個參選人真的代表他們嗎?真的了解他們嗎?

政治和選舉一樣都很重視平等和參與的,假如好像香港電力市場般幾乎被壟斷,在沒有外來者加入競爭的時候,要實踐一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要從何談起?

青年參政或素人參政是世界大趨勢,香港不能盲目跟風,但也不能老是看著別人的尾燈前進,青年,素人們,要走自己的路,但請記住,不要輕言放棄。

選 - 選的本質

是的,我必須承認,沒有一場選舉是真正公平的,但我們要做的,政府可以做的,就是要確保每一場選舉都能夠彰顯選舉公平,公正和公開的精神,否則,特首和議會的民意授權從何來?

一個提名委員會篩選完的蘋果,香蕉,橙要你從中揀選一個,如果蘋果,香蕉或橙當中其中一個的政治光譜或理念跟你想要的奇異果比較相近,在單議席單票制下的選舉中是能夠說得過的,但當大部分香港人都想要奇異果但偏偏蘋果,香蕉或橙在任何方面都不能夠代表奇異果的時候,選舉的認受性就會大大降低。

如果沒有奇異果揀的話,長此下去,香港人爭取自主的呼聲必然大大提高,請注意,這只是說他們想要自主,不代表他們會出來爭取自主。

我要真普選,香港人喊得多但沒有人去深究當中的意義,就變成了真正的鳩嗚。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ref=hl

Advertisements